台灣會館電子廢料回收

回收公司 SEO
台灣會館聯合民間企業將於3月10日、11日舉行電器回收活動,歡迎家中有老舊電器產品與周邊材料的民眾參與,地點在羅斯密台灣會館的停車場。
大洛杉磯台灣會館基金會的副監事長王榮義表示,56%美國家庭存放老舊電腦、電器用品,卻只有低於10%合法地銷毀或回收再利用;另在垃圾掩埋場的70%重金屬及40%的鉛及汞,均來自於違法丟棄的電子廢料。鉛會影響孩童智力、學習困難、行為問題及發育緩慢,它呼籲大家對含鉛廢棄電器的處理需謹慎。

台灣會館將與EWC (eWaste Center, Inc.,)公司合作,回收項目包含電腦螢幕、電視、印表機、桌上電腦、筆記電腦、影印機、掃瞄器、傳真機、印表機墨水匣及碳粉夾、不斷電系統、掌上型電子筆記本、電源供應器、電腦網路設備、主機板、收音機、錄影機、影像播放機、家庭劇院、電話、手機及可移動的電子設備。此外,汽車電池、微波爐及洗烘衣機也可回收。

EWC的代表游維信說,該公司從事電子廢料回收七年,對這次與台灣會館合作相當期待,希望民眾重視環保,將電子廢料正確處理。另他會中提到,去年起回收物品中,有相當比例的老電視,這可能與時下液晶電視盛行有關,而熱門的蘋果(Apple)產品如iPod、iP one數量也相當多,相信今年回收品中會有平板電腦。

回收時間為3月10日、11日上午10時至下午5時,地址為:3001 Walnut Grove Ave., Rosemead, CA 91770,詳情請洽台灣會館626-307-4881。

原文請按

Posted in Uncategorized, 回收公司, 回收新聞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知慳識儉﹕認清回收迷思 落手源頭減廢

回收公司 SEO
環保團體反對在石鼓洲興建焚化爐,此舉不僅須斥巨資,還嚴重破壞海洋生態,將造成的空氣污染,亦與市民健康息息相關。我們需要反思的,是垃圾管理是否只有「處理」一途?不是掩埋就是焚燒,眼不見為淨?政府正諮詢公眾,打算未來徵收垃圾費,這等於數年前推行的膠袋收費,市民着緊的,究竟是那一個幾毫,還是子子孫孫的未來?

垃圾處理,市民和政府應怎樣分工?
與其頭痕,不如夾手夾腳從源頭做好減廢,那或許不用被愚昧政策激到出煙。

迷思1﹕真的有五成?
問及數據的真確性,地區之友副環境事務經理區詠芷這樣看﹕「過去十年,回收率的確由約10%變成約50%,但政府在垃圾諮詢文件裏亦承認,回收率高,並非因為市民的分類行為做得好,有做分類的家居或公司,調查說只有百分之二十。」貢獻良多的,反而是執紙皮的婆婆、踩汽水罐的伯伯、慈善團體、清潔工人,拾荒者或回收商。

而事實上,即使有五成回收率,堆填區內仍有很多資源沒有回收,當中包括包裝廢料、塑膠等,未計大量廚餘。政府不同部門一直為市民提供三色桶,香港超過八成屋苑亦有此配備,提創源頭減廢,卻成效不太,是誰的責任?可以怎樣改善?

迷思2﹕三色物品 魂歸堆填區?
很多市民,寧願將垃圾丟進垃圾箱而不是三色桶,沒推動力、嫌麻煩都是原因,但最大藉口,可能源於坊間的傳言﹕根本沒人妥善處理分類物資,撈撈埋埋,反正最後都是送到堆填區,多做一重分類,不是多餘嗎?

區詠芷解答﹕「我可以說給公眾聽,有這類事情發生,但不能歸咎別人。當中有兩點是可以諒解的。第一,回收商一般不會有額外物料去裝回收物,他們用一般的黑色垃圾膠袋裝走,這或許造成誤會。」第二,是三色桶的清潔和分類情况很差,她續說﹕「這與市民大有關係,我們做過的調查亦發現,公眾以為將廢物丟進回收桶責任便完成了,其實有時好心做壞事。舉例說,一杯雪糕吃了一半,丟到塑膠回收桶內,會引來蛇蟲鼠蟻,亦會污染整個回收桶,導致衛生問題。要快速處理,加上回收物品數量少,回收商的確可能整袋丟掉。」

三色桶廢物不能回收 市民有責任
實際情况,是更多市民會將不能回收的廢物隨便丟進三色桶,如鼻涕廁紙,杯麵……對回收商造成極大困擾,加上值錢的物資如廢紙或金屬,一早便被拾荒者取光,三色桶的營運或處理,變得吃力不討好,政府唯有補貼資助予清潔公司或回收商,讓他們繼續營運。區小姐希望市民更有公德心﹕「我們倡議一個名為『乾淨回收』的運動,希望市民盡責任,將可回收物品盡量先清理,而且真的能夠回收的,才放進桶內。」至於回收商究竟有沒有妥善處理回收物品,市民亦有責任監察,可以舉報。

迷思3﹕三色桶三宗罪
做好本分,自然有資格批評政府,區小姐曾到不同城市如台灣和韓國首爾觀察彼方出色的垃圾管理政策,她認為我城的三色桶,有三大問題:

1. 與垃圾桶比例懸殊
地球之友曾就三色桶與垃圾桶比例調查,去信食環署詢問,又落區點算,發現兩者比例極不均等﹕
‧食環署回覆的比例﹕1比11
‧彌敦道的比例﹕1比18
‧大埔廣福道的比例﹕1比35

比例不等造成市民貪方便、少回收的習慣,區小姐分享在南韓的見聞﹕「韓國的街道已沒有獨立的垃圾桶,每一set都是與分類桶一起放置,反而垃圾桶少之又少,但香港是調轉的。」

2. 擺放位置不符人性
停車場暗角、馬路中央、球場 看台後方,三色桶數量已經少,出 現的位置更是讓人摸不着頭腦,區小姐與有心回收的人,一樣憤慨﹕「食環署考慮的,是回收車能否到達,但不是該處會否有人經過,這不是以人的思維去放置的,政策大有問題。」

3. 笨設計
地球之友曾做過調查,發現即使眼前有三色桶,市民亦不期然將可回收的廢物丟進垃圾桶,區小姐分析﹕「回收桶有蓋,但好污糟,會讓市民不想接觸,反而垃圾桶離遠丟都可以。」她再提到南韓的回收桶,「回收桶是圓形的架套着透明膠袋,方便市民使用,反而垃圾桶的設計更迂迴,開口位很小,因要實行垃圾收費,最多讓你丟紙巾,令市民更加善用回收桶。」

回收桶愈透明,放置的地方愈公開,也使人們有循規蹈矩的壓力,為何香港的三色桶會有即食麵?既然無人知道,丟時無人看到,丟後又無人發現,為什麼不?政府真的要認真從人的心理和行為出發,重新反思。

三色桶管理 部門分工亂
三色桶大有問題,區小姐認為,源頭減廢的阻力來自政府部門的割裂﹕「光是說三色桶的管理,已分多個部門,如路邊的屬於食環署,公園及球場的屬於康文署,郊野公園的屬於漁護署……環保署只做政策推廣,每個署都分區招標。這使行政決策分裂,環保署負責諗,卻無得做。各署卻有不同目標,如食環署的,只管清理垃圾,最緊要乾淨,廢物是否資源,不是他們在意的。」這是政策的大盲點。

她亦認為,源頭減廢的火車頭就是垃圾收費﹕「香港人好現實,沒推動力便不做。南韓有七成的回收率,都是因為有垃圾收費。另一邊廂,也要想辦法令垃圾變得值錢。有人收廢紙金屬,但不值錢的廢膠或玻璃樽怎麼辦?」政策如生產者責任制,可能是好方法。

慳位設計自創三色袋
香港人居住空間窄小,市民總覺不夠空間做垃圾分類,區小姐的家不算大,但一樣可行,她需要的,只是一個米袋、一個鈎、兩個背手袋,以及身體力行。

關注香港回收的外國人
Bj orn是芬蘭駐港記者,在香港待了十多年,家住長洲,大力反對焚化爐的興建,曾兩度向芬蘭人報道香港的垃圾處理問題,他喜歡香港,但認為「這樣現代的城市,垃圾處理卻遠遠落後於歐洲國家,很大反差」。雖然他曾到過將軍澳堆填區採訪,覺得廢物處理得極有效率,但覺得香港還有很大進步空間﹕「在長洲,要是家居廢物有1%,我都會覺得驚訝。根本無system,無人做,我自行分類,將鋁罐和膠樽帶給垃圾站的清潔工人,讓他們換錢。」

連外國人都為香港的垃圾問題出力,我們呢?

原文請按

Posted in 回收公司, 回收新聞 | Leave a comment

環保署將補助資源回收創新研發計畫

回收公司 SEO
環保署為鼓勵學術、研究機構及應回收廢棄物處理業者,投入應回收廢棄物回收處理創新及研究發展,特別公開徵求「應回收廢棄物回收處理創新或研究發展計畫」。每案每年最高補助200萬元,101年總補助預算達2,000萬元。即日起至101年3月15日止受理收件。

原文請按

Posted in 回收公司, 回收新聞 | Tagged , , | Leave a comment

巴西裝置藝術 結合資源回收

回收公司 SEO
巴西經濟快速發展,都市人口密集所產生的垃圾問題,已成為社會不容忽視的環保議題,藝術家也紛紛將藝術與環保理念結合,呼籲民眾正視垃圾回收問題。

巴西藝術家史路爾(Eduardo Srur)的城市干預藝術品「迷宮」,正在聖保羅市維拉羅勃斯公園(VillaLobos)、青年公園(Juventude)和季也蝶生態公園(Ecologico Tiete)3處地點展出1個月。每件作品由30公噸的回收資源組成,形成一座每邊15公尺、高2.2公尺的四邊幾何圖形迷宮。

28歲的工藝家阿爾利(Arley)參觀「迷宮」後表示,他不認為回收資源就是垃圾,在博物館或其他地方都能看到將資源回收工作藝術化,更棒的是能將此概念帶回家。

「迷宮」是趨向中心的追求,同時含有變化與重生的寓意。史路爾使用逾200包經過壓實的寶特瓶、塑膠、鋁箔包和鋁罐收物,堆高成迷宮的牆,邀請觀眾走進這件體驗式的藝術作品,與自己製造出來的垃圾面對面,在固體廢棄物堆中尋找出路。

阿爾利多年來從事回收資源工藝創作,將寶特瓶、廢棄輪胎加工製成家具。他相信,每個人都能為環保盡一分力,將垃圾資源分類回收並不困難,而且能為後代子孫帶來好處。

聖保羅是巴西第1大城,每天平均製造1萬7000公噸垃圾,其中只有1.4%的資源進行分類回收,且因市政府與民間團體合作設立的21處回收站都已超負荷運作,50%可回收資源最後的命運仍是一般垃圾掩埋場。

「迷宮」是考驗與磨難的象徵,通過尋找出路得到成長啟發。垃圾問題既是人類造成,如何解決就得靠行為的改變,最簡單的就是從自身做起,實踐「環保4R」(減少使用、重複使用、循環使用、回收再用)和簡約生活,讓人與自然環境恢復和平共處。回收公司 SEO

原文請按

Posted in 回收公司, 回收新聞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

大陸環保部將整頓鉛蓄電池行業 過半企業可能不達標

回收公司
經濟參考報報導,繼稀土專項整治行動後,主管部門針對有色行業環保問題再度“亮劍”,目標指向重金屬污染“重災區”———鉛蓄電池行業。中國大陸有色金屬工業協會副會長賈明星7日透露,環保部近期將啟動對鉛蓄電池回收(再生鉛)行業的專項環保核查行動。

環保部去年底發佈的“鉛蓄電池生產、組裝及回收(再生鉛)企業名單”顯示,全國共計1962個該類企業。其中,江蘇、浙江、廣東、山東、河北、安徽等地該類企業均超過100個,江蘇省以492個居首,浙江省以331個居次席。

賈明星對《經濟參考報》記者表示,去年以來,協會已經做了很多準備工作,而7日下午,協會專門就再生鉛環保檢查的具體事宜進行了商討。 相關主管部門的一位元官員在電話裏告訴《經濟參考報》記者,這次專項整治活動,環保部希望通過和有色金屬工業協會合作,根據污染物達標排放、滿足污染物總量減排措施等行業門檻,制定出符合環保要求的鉛蓄電池生產和回收企業名單。

“未通過環保核查的企業,將在信貸、出口、再融資等領域面臨眾多限制。隨著環保門檻逐步提高,這些企業還有可能被關停。”上述人士說。 值得注意的是,在環保部啟動全國性環保核查之前,各地已陸續啟動對鉛蓄電池行業的環境專項執法檢查。以涉鉛企業佈局最多的江蘇省為例,2011年底,江蘇省環保廳發佈的資料顯示,不久前共檢查了全省451家涉鉛生產企業,停產整改或關閉取締275家,其中不少是工藝落後、污染嚴重的鉛蓄電池小企業和再生鉛冶煉小企業。

“近年來爆發的數次重大污染事件,讓再生鉛產業的環保頑疾像一個個毒瘤那樣展現出來。”上述環保部門官員說,再生鉛行業的環境事故、環節風險,大多出現在小企業對電動自行車的鉛蓄電池進行回收、拆解、維修、加工、再利用等環節。有色工業協會一位人士在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時坦言,再生鉛的主要原料是廢舊蓄電池。由於鉛對人體危害極大,因此鉛行業對於環保的各項要求極高,需要巨大的資金和技術投入。在發達國家,再生鉛行業的集中度通常較高,往往只有幾家從事再生鉛的企業。

上述人士說,反觀國內市場,因為產業發展初期缺乏有效管理,很多規模小、管理粗放的民營小作坊式企業紛紛湧入,回收體系不健全,無序競爭等因素造成再生鉛企業回收成本較高,因此,在環保方面“做手腳”已經成為業內生存潛規則。中國大陸電池工業協會副理事長王敬忠接受《經濟參考報》記者採訪時表 示,再生鉛企業多為中小企業,預計過半企業將在此次環保核查中不達標。再生鉛處理設備要求全密閉,但國內除少數大企業上馬進口設備外,其他企業幾乎都是土法生產,不能滿足環保要求。鉛煙、鉛塵、鉛渣易造成空氣、水、土壤等多重污染,影響範圍比(整頓前的)鉛酸電池還要大。回收公司


原文請按

Posted in Recycle News, 回收公司, 回收新聞 | Tagged , , , | Leave a comment